浅谈当代涂鸦艺术的风格特征

- 2019-09-06-

“涂鸦艺术”是基于后现代主义风格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艺术形式,它表现于一种知性上的反理性主义、道德上的犬儒主义和感性上的快乐主义,是一种发生于欧美20世纪60年代,并于七八十年代流行于西方的一种艺术形式。“涂鸦艺术”在短时间内迅速兴起,对现代生活的各个领域产生了不可小视的影响。它的发展迅速、影响广泛,是很值得我们深入探讨的。涂鸦艺术与表现主义艺术的形式,在艺术传统和风格上虽有相似之处,但又不可相提并论。作为一种与波普艺术有关的大众文化艺术现象,“涂鸦艺术”不仅在广大公众中引起强烈反响,而且在当代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一 关于“涂鸦艺术” 
   
  “涂鸦艺术”通常被认为产生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纽约和费城,是一种结合了“嘻哈文化”的涂写艺术。这种涂鸦最初只是帮派间用于区分地盘的形式,如纽约黑人聚居区布朗克斯的早期的涂鸦壁画,被称为“贴标签”。而后一些具有绘画天赋的人开始设计自己的涂鸦“标签”,想使那些帮派符号变得美观,并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涂写表现形式,标签涂鸦也成为日趋个性化,并具有观赏性和原创性的艺术创作。涂鸦艺术作为边缘的艺术形式,以一种粗暴的方式进入公共视觉领域,强迫人们看见它、进而关注它,理解它。涂鸦是从生活的最底层发出的呐喊和内心的喧嚣,涂鸦艺术是在美术馆文化之外有着坚韧生命力的野草,放荡不羁却又撼人心弦。比如在哥本哈根市已经存在了1/3个世纪的“自由城”,城里的所有建筑几乎都画满了涂鸦作品,在那里,涂鸦已经获得了人们的承认并与自由城的嬉皮风格融为一体。 
   
  二 涂鸦艺术的基本特征 
   
  1 反叛性、宣泄性 
  涂鸦艺术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美国城市底层大众的街头文化,并从街头文化中汲取营养。这部分人在很长的时期由于处于社会边缘而得不到社会的认可,从而形成了强烈的叛逆性。于是,人们在涂鸦中找到了宣泄的渠道。在涂鸦中,涂鸦者可以抛开一切的束缚,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尽情宣泄自己的情感和内心,表达自己对所谓的权威、主流的蔑视,宣示自己的存在。涂鸦也逐渐成为了叛逆、个性、自由的代名词。反叛性涂鸦产生于美国,而美国本就是一个移民国家,各民族文化交互影响、相互融和,文化的兼容性极强。因此作为产生于民众最底层中反叛性的涂鸦,它的反叛性也在逐渐地被主流文化所中和。 
  2 民间性 
  涂鸦艺术不是艺术家的专利,它源于民间并融入人们的生活之中,是大众流行文化的一部分。首先涂鸦的工具非常简单,通常是喷漆、马克笔之类的日常可购得的工具;其次创作的载体也都是城市的建筑物或交通工具之类的随处可见的地方;再者,绘画本身也没有太多的技巧性要求。这就使得许多没有很好绘画基础的青少年,也都能很快掌握涂鸦要领,迅速投入到涂鸦创作中去。涂鸦艺术的“草根性”,给研究涂鸦艺术造成了大困难,因为有很多涂鸦作品无法找到作者,上面的签名和代码有时很令人费解,有的甚至没有签名,所以,历史上虽然涌现出许多优秀的涂鸦作品,但著名的涂鸦艺术家却不多,许多都是默默无闻。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也是涂鸦艺术不同于其他艺术的独特魅力所在。同时涂鸦绘画的题材也具有民间性。我们可以在“巴斯奎亚”的作品中看到他那随意的、漫不经心的画风,相互重叠的形象,忧郁的色调,以及杂乱的“物件”拼和。一股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这正是涂鸦艺术家们追求的方向:把艺术引入生活,拉近艺术与生活的距离。 
  3 流行性 
  涂鸦时尚、个性的魅力扩展了广告的表现手法,冲击了主流设计的滥俗,给广告的创意和创作带来了一股另类、多变的时尚气息。耐克公司曾经有一个很酷的广告,涂鸦大师大卫•埃里斯与助手正在东京街头涂鸦,喷枪、笔刷、颜料齐齐上马,在节奏强劲的Hip-Hop音乐里边涂边擦,涂的每一笔都引发线条的疯狂运动,并随音乐迅速融入拍好的都市影像背景。涂鸦艺术的独特形式与时尚产品的紧密结合,使其具有新兴、另类时尚的视觉感受,被时尚界所推崇,充分体现了其流行性。 
  4 即时性 
  单从字面分析,所谓涂鸦,也就意味着快速的创作过程。虽然说涂鸦在成为一门艺术以后,其精细化创作变得很重要,但即时化的特点仍是涂鸦艺术的一个重要特征。所谓即时化,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在涂鸦逐渐兴起之时,它往往被用作帮派占领地盘的一种工具,通过晚上在某处快速涂画上有自己特色的标志,来向其他帮派示意自己的占领,因此在涂鸦时往往是迅速涂画。同时,通过快速涂画出较其他人更为鲜艳、更为吸引人的涂鸦作品,也更能彰显自己的才能,因此即时化的涂鸦创作,也是涂鸦艺术家经常追求的。另一方面,由于涂鸦本身具有非法性,它的创作地点往往是选在公共场所或私人地点。这样既能更容易吸引别人注意,同时也更能显示自己的异类性和达到宣泄的目的。 
   
  三 涂鸦艺术的形式特征 
   
  1 书写多样性 

  涂鸦者热衷于设计属于自己的签名字体。他们费尽心思在字体上大做文章,尝试各种方式加强字体的变化性,甚至会加上一些辅助说明的图案。这些字体讲究形式美感,构图平衡、整体结构完整,本身便形成一个独立的涂鸦作品。涂鸦者如此在乎签名字体呈现给他人的视觉感观体验,目的是展现自己的涂鸦功力,并突显个人或团体的名声,从而也使得字体的多样化成为涂鸦艺术的一个突出的形式特征。 
  2 色彩强烈性 
  涂鸦者对于色彩的搭配也有一种独特的理解,这种理解是自由的,随心所欲的,很多设计光从颜色就能看出来设计师是否有过涂鸦的经历。一些高雅的设计师会更加倾向用素雅的色调对比,而涂鸦总是十分浓艳的,色彩对比强烈,纯黑、玫瑰红、鲜橙、明黄、深蓝是他们钟爱的颜色。涂鸦艺术家就是通过这些浓烈的色彩,随时随地传递情绪,这是一种愤怒、年轻、兴奋、不羁的浓烈的草根情怀,并让观者感同身受。 
  3 图形夸张性 
  早期的涂鸦仅仅是一些简单的符号,如烟缕的符号及哈喽等单一色彩的形式;接着将字体箭矢化变成王冠的模样,出现在人物的头上,代表了庄严的意思;后来,以耀眼、醒目、突出为特点的高彩度喷漆出现,图形的装饰更为丰富,轮廓用黑色加以强调,或者以镶条、斜纹、星形、圆点花样或西洋棋盘等元素符号,产生更丰富的视觉效果;20世纪70年代后,内容向卡通影片的英雄人物靠近,人物大多是以被攻击的姿势出现;之后,涂鸦的背景愈来愈复杂,喷漆因为装置的改良和涂鸦者更高涨的创作热情,使其功能发挥到极致,燃烧的太阳、子弹划风而过、抱子弹的小女孩,风景画、自画像、抽象不易被解读的符号等,组合并重生出一幅幅有趣的画面。 
  4 造型随意性 
  涂鸦艺术作品用特定的物质材料和手段,塑造静态的平面的或立体的视觉艺术形象,是反映社会生活、表达作者思想情感和审美感受的艺术。通过夸张的造型,粗狂的线条,展现了野性的魅力。起初涂鸦者的放纵、不拘、野性、叛逆的个性,使得涂鸦作品不考虑过多的艺术形式,而是纯粹的无审美追求意识的随性的情感发挥,不讲究形式规律,审美原则,而是一种畅所欲言的个性创作,图形、文字、线条、色彩自由存在。正是这种不经意间的创作,形成了现代这种深受大众喜爱的随意个性,这种个性也决定了以后的涂鸦艺术的随意性特征的形成。个性现代涂鸦艺术造型的随意性,体现在由娴熟的技术而组合成的文字、线条、图形的重叠、立体、随性、自然的艺术感。现在的涂鸦艺术作品,有意识保留这种随意性特点,迎合人追求轻松审美享受的意愿。 

四 涂鸦艺术的审美特征 
   
  1 奔放、热烈的艺术感染力 
  涂鸦的艺术感染力,来自于字体的强烈变化和色彩的对比。著名的女设计师徐千在她新近出版的《Graffit&数码艺术》一书中提到,涂鸦的设计主要就是基于文字的变形,他们的表现方式主要以箭头、文字的体积化、变形、透视及组合来完成。这种感染力全然不关乎道德或者伴随其成长的知识体系。这些作品,不会因为彼此靠得太近就两败俱伤,这恰是这种艺术的动人之处,每一幅都是一种极大的诱惑,组合在一起,便使整面墙变成了有诱惑力的“墙”。没有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能像这样,呼应着史前人类岩壁上的大型画作。它们似乎有着某种共通点,一种企图沟通的神秘表达仪式。 
  2 装饰性 
  涂鸦与壁画、岩画同源的历史,造就了涂鸦艺术的装饰性,同时涂鸦艺术与插画艺术的相互影响,使涂鸦艺术带有了现代设计风格的装饰性,墙体绘画充分体现其装饰的审美特征。尤其在日本,涂鸦艺术融合了精致、细腻的民族艺术特点,使其装饰性的意味浓重。 
  3 狂野性 
  随着涂鸦艺术家们为其即兴而自由的“签名”附上的各种象征形象,涂鸦作品画面的混杂凌乱、过度装饰的风格,开始以“狂野风格”为人所熟知。狂野风格的画作几乎和工间舞、说唱乐这一黑人的舞蹈和音乐同时出现。他们共同构成一个被称作“hip―hop”的亚文化圈。正如涂鸦艺术家用自己的“标志”席卷所有地铁列车一样,说唱音乐人将便携式音响开到震耳欲聋的音量,带上街头、公园、游乐场。如同“涂鸦”的画―样,说唱乐也是一种热情洋溢的、类型化的自我吹嘘的方式,歌手的名字也像咒语般的被反复念叨着。工间舞者为了超过其他的同行,竞相创造高难的特技动作,说唱乐手之间也展开了破纪录的竞争,争相比较谁的最好,谁的最“差”。这同涂鸦艺术的精神是一致的。涂鸦艺术家粗糙的、未经开垦的朴实笔法,以及华丽眩目的荧光色彩,被认为是现代艺术中原始主义的最新展现。同时,他们的疯狂画风和创新精神以及与时代的契合,也日益为艺术界所关注。 
  4 幽默诙谐感 
  在图形的艺术创作中,在手法上,把大胆的幻想、异常的夸张美的快感,使人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有明显的感性特征――直观性。涂鸦创作者创造了许多幽默图形,哈林头的电脑,有两只眼睛三个鼻子的脸,变成树干的鼻子;在动物世界里,一只狗、一条蜈蚣、一条蛇、一头猪,往往是复合面孔。幽默所表现出的是一种美感,追求幽默的旗帜,也就是发现生活中有趣的元素,追求高层次的精神美。幽默能洞悉各种琐碎、卑微的事物所掩藏的深刻本质。和平、环保、暴力、色情等一系列社会问题,不能用一个幽默图形来涵盖,却可以通过此图形让更多的人认识到事情的本质。幽默图形欲达到的目的是始于笑而不止于笑,让观众在接受作品的同时,思考与画面相关的问题,调动想象力,给读者某种心灵的启示。 
  “涂鸦艺术”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化,随着时代的发展,它的形态,包括表现内容、表现手段以及蕴涵的意义,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由单一到多元,由粗糙到精美,由简单到复杂,都说明了涂鸦艺术的具体形态在不断成熟。然而,无论其形态发生何种变化,它的艺术理念却丝毫没有变化,亦即“涂鸦艺术”是由人类创造的、存在于人们周围的、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的事实并没有改变。 
  “涂鸦”从当初的地下走向大众,并作为一种艺术为人们所认可,并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时尚与潮流的代名词。“涂鸦艺术”作为一个规模巨大的全球性的美术运动,迅速扩张,渗透到流行文化的各个层面,包括时尚、设计、音乐,甚至纯艺术领域。许多涂鸦艺术家建立自己的品牌,销售着服装、玩具和代表这种生活方式的各种产品,从而使涂鸦产品成长为一种新的消费文化与创意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