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立体画师解读油画梵高的卧室

- 2018-12-28-

        3D立体画师解读梵高在等待高更的日子里,运用鲜明的黄色和淡蓝色,描绘了自己的卧室。此时已定居下来的梵高,之所以画出自己的房间,主要是想让弟弟西奥看到他目前的生活情况。朴素的床、椅子和洗脸用具等,都是真实的生活写照。他在给提奥的信中写道:"我这次画的只是我的卧室。这幅画要由色彩来当家……就是说,要通过色彩,表现出休息或睡眠的氛围。一走进这个房间,想像力就可以得到休息……四四方方的家具表现卧室不应受到干扰的宁静。"


        值得注意的是,梵高为阿尔勒的黄房子所画的唯一一张内景所表现的并不是画室,而是他自己的卧室。在给贝尔纳的信中,他曾说过冷色调的蓝中带紫的墙壁给人以"绝对宁静"的感觉,可是这种宁静里也弥漫着避难的气息。


       这张卧室画是一幅很重要的作品,它表现了梵高内心世界中的一些东西。他多次提到过这幅作品,并且在书信中勾画过它的略图;在圣-雷米住院时,他还画了大同小异的另外两幅,一幅是打算给提奥的,另一幅准备给母亲和威尔。其中所突出的宁静与睡眠把这幅卧室画与梵高不稳定与疲惫的精神状态联系了起来。在给威尔的信中,"空荡荡的卧室"的说法表明了他的孤独和希望有人陪伴的愿望。不过,我们也可以把它看成跟画室和客房一样,仅仅是围绕宁静和亲切的主题,装饰起来的另一种用途的环境。床头的墙上挂着一幅自然风景画,与之相连的另一面墙上挂着两排画:下面一排是一张模糊难辨的肖像和一张风景画,上面一排是两张肖像。在圣-雷米所画的稍有变化的另外两幅中,这两张肖像也有变化:其中一幅上是自画像自画像和朱阿夫兵中尉米利耶肖像——一对带有性色彩的人物,另一幅上则变成了较传统的一对人物画像——自画像和一位无法辨认的年轻女子的画像,不过她的黑色顶髻使人联想起在书店中聚精会神读小说的那位女子。这两者合在一起,则可以说是处在装饰得很宁静的空间里的一对现代人物。


        梵高在阿尔勒的卧室的用色明亮而厚重,这用大胆的用色从巴黎后期就开始了。黄是梵高阿尔勒到圣-雷米时期最喜欢的颜色,不论是普罗旺斯的户外还是卧室,他都喜欢使用黄色。


        也许这幅画最不同寻常的是它独特的透视。作品在卧室的角度的描写中有些不太现实。透视看上去很极端,但并不是这个荷兰画家唯一幅反叛柔和颜色的作品。他打破了构图的规矩,打破了现实主义。在他创作历程的后期,梵高经常拒绝通常的透视法,比如在阿尔勒时期的作品。


        有趣的是,这种不同寻常的透视法并非梵高有意识的选择。梵高的房间本身的形状就很不一般,所以梵高是在如实的描绘它。梵高在阿尔勒画了五次他的卧室,三幅油画和两幅草图。当梵高在自愿的前提下来到圣-雷米后,那两幅草图就被画成了油画。


        这幅画的主题是梵高在卧房,画中的空间与他的风景画处理的方式相同,都采用后退空间感。色彩对比鲜明,让人产生愉悦感。


        在梵高的构图中,透视线看似僵直,没影点超过了房间的末端。但是,强烈的色彩打破了僵直的透视线,房间在观众眼中甚至一种波动感。梵高在印象派绘画的基础上,进行了表现自我强烈感情的探索。画家喜欢以并列的、分隔的笔触,强烈的大 块色的对比,醒目的原色和浓重的厚涂画法来作画。这幅画描绘了梵高自己在阿尔勒的居室,这是一间充满着明 亮阳光的暖色调的小屋,它十分简朴,却能给人以难忘的亲切之感。画家擅长于把物体内在的美,通过具有动势和 颤动的笔触,十分强有力地反映出来。(摘自艺术灵感家)